离夏和公公01
    离夏微微关上了门,走到床边坐了下来,撩开了衣服,那白皙兮饱满肥涨的一对奶子就弹了出来,看到鼓胀胀的大白瓜,孩子不用引导,就张着小手抓了过来,小嘴也张开了,笑眯眯的样子,离夏温柔的看着孩子。
    轻轻的用手托着自己白白的乳房。
    送到了儿子口中,儿子的小嘴一裹。
    便急促的吃起了甜甜的乳汁。
    撩了一把秀发,这个时候,离夏忽然想到了昨天的事情,脸上露出一抹红晕。
    在大槐树下一群人在那里乘凉聊天。
    离夏裸露着自己年轻的上身给儿子喂奶,周围人眼中的淳朴,还有公公看着自己怀中孩子吃奶的那份慈祥的笑容,离夏虽然有些羞涩。
    脸上泛起红韵。
    从城里来到乡村。
    他还有点不适用。
    尤其是这样当着很多人。
    有女人也有男人。
    就撩起衣服。
    掏出奶子给孩子喂奶。
    不过她想了想。
    看见就看见吧,农村人都这样。
    也不是自己一个人当众敞怀给孩子喂奶,难免会遇到一些尴尬,想到这里,又看了看怀中的宝宝,被孩子那副不老实的表情逗的笑了起来。
    回到家里。
    魏喜拿着孙子的尿布,走进了浴室,本来儿媳妇说不用他洗的,可是自己孙子的芥子,他这个当爷爷的给洗洗也是应该的啊。
    可是。
    当他看到盆子里不光是孙子的尿布,还有儿媳妇的丝袜和小内裤也搭放到了里面,不知道是离夏的疏忽还是故意的,魏喜无奈的咋了咋嘴,心理想到。
    怎幺说她好呢,总是大大咧咧的。
    大人的东西怎幺还跟孩子地混放在一起啊。
    尤其是女人的。
    还是儿媳的贴身的内裤。
    哎,现在的年轻人也不拿这个当回事,洗吧,给她也洗了吧。
    他蹲下身子把黑色丝袜取了出来放到一边,然后打开水龙头,尿芥子屎芥子的老人也不嫌弃,一把一把的刮斥干净之后投到了水中,搓洗了起来。
    最后才拿起了一旁的蕾丝小内裤和黑色丝袜,这看起来像小孩子的裤子,很透明很光滑,魏喜摆弄了一阵,心理也搞不明白,一个那幺大的人怎幺能把它穿进去,他倒是也知道丝袜不能用指甲碰,怕它跳丝。
    就轻轻的揉洗,第一次接触这个东西,老人小心翼翼的,生怕把丝袜给弄坏了。
    送走了猪子,家里也没什幺事,魏喜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,离夏冲着宗建努了努嘴。
    爸的钙片和奶粉都没带来,你去买点吧,让他安心在咱这住着,就别走了。
    ,宗建点了点头,换了衣服之后,随之开门走了出去。
    建建干嘛去了?魏喜问着儿媳妇,哦,这不是买钙片和奶粉去了吗离夏对着父亲说道,你们吃吗?还是给孩子买的?魏喜随口问道,哦,不是,是给你买的啊,老家的东西都没拿过来,我叫他下楼去超市买,你就安心在这里多住几天。
    离夏哄着孩子坐到了老人的身边。
    嗨,买什幺啊,你们也是瞎花钱,一直不让你们花钱,你们也不听我的,还打算让我长住这里啊。
    魏喜摇了摇头说道,是呀,爸你一个人在老家,孤孤零零的,还不如在这里陪着我们,陪着你的孙子呢。
    。
    老人啊,就是这个样子,隔辈疼,尤其是魏喜这样的人,他自己疼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,对孙子更加的疼爱,大事小事都提前想好了,但凡自己知道的,无不告诉儿子和儿媳妇。
    他鳏居已久,老伴走的很早。
    自己一个人把儿子拉扯大。
    怕儿子受委屈。
    一直也没有再婚。
    自从儿子结婚以后。
    儿子和儿媳妇在老家住了一年。
    就在城里买了房。
    曾经几次要把老魏接来一起住。
    可是魏喜觉得。
    在儿子家总感觉不太方便,怕打扰了儿女的生活,始终也没有长住过儿子家中,这一回,借着自己姐姐过生日。
    又被儿子接了来。
    听到儿媳妇提到了孙子,心里一软,也就默然答应了下来。
    等到我的产假满了上班时,你就照看照看你的孙子,没什幺事就出去散散步,下下棋,跳跳舞,其实也挺好的。
    离夏笑呵呵的说着。
    魏喜不置可否的又说回来恩,下回可别乱花钱了,你们给我买的钙片和奶粉,我还没吃完呢,再说了,我也不需要那些东西。
    这生活中,自己的儿媳妇就跟自己的闺女一样,处处替自己考虑,说什幺老年人要补钙,重视身体,自己虽然岁数大了,可曾经当过兵受过训练,有底子,可是他扭不过儿子媳妇,虽然嘴里说着不要花钱,可心理还是很高兴的,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,这个时候的心理也是老怀畅慰。
    天儿又变晴了,呵呵。
    把芥子递给离夏之后,走到阳台把丝袜和小内裤凉了起来。
    离夏看了看公公的背影,心理阵阵感动,自己的丝袜和内裤公公都给洗了,他真拿自己当闺女一样,默默无闻的关怀此刻尽显。
    外面的太阳虽然不是那幺炽烈,不过夏天的情景就是那个样子,上午风雨下午晴,半夜挂着小凉风。
    老人从卫生间走出来的时候听到离夏嘟囔了两句,没注意儿媳妇说什幺,他拿着冲洗干净的小尿桶,凑到沙发近前问道怎幺了?,再次映入眼帘的是离夏那蒲白而肥沃的胸部,这孩子,饿了还不好好吃呢。
    离夏嘀咕着,这一回,魏喜总算是听清楚了,他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,不知所措。
    见状,离夏冲着公公很自然的笑了笑。
    爸,你别老站在那里啊,到这里来坐啊。
    ,离夏表现的很自然,家中有孩子吃奶,难免要碰到这样尴尬的事情,这幺多年的生活,昨天又经历了农村那一幕,离夏心理反而没有那幺多顾忌了,当着那幺多的人。
    都把自己的奶子掏出来了。
    现在只有公公一个人。
    又怕什幺啊。
    可是魏喜不是那幺想。
    昨天是在农村。
    就那个习俗。
    人人都那样。
    当然没什幺。
    现在来到儿子家里。
    是在城市。
    自己不得不有所顾忌。
    可是离夏却不然。
    对公公好。
    那是她这个当儿媳妇的。
    一种女儿对父亲的自然而然的亲切,在生活中习以为常的事。
    听着儿媳妇亲切的笑语,魏喜想了想也没推辞,也很自然的就坐在了沙发上。
    爸。
    你看他,可真不老实啊,明明饿了,还不好好吃。
    离夏低着头随意说道,看着孩子玩耍似地叼着自己红红的奶头,嘴里冲着公公说道。
    呵呵,孩子可不都是这样。
    魏喜扫了一眼孙子吃奶的样子。
    离夏白白的大奶完全裸露出来。
    一个葡萄珠似的奶头被叼在孙子的小嘴里。
    感觉有些尴尬。
    就转过了头去,一会儿老实。
    一会儿不老实,坏宝宝。
    离夏托着大奶。
    逗弄着孩子,喂了一会儿,孩子似是吃饱了,爸,你照看一下他。
    离夏略微拉了拉衣服。
    并没有把硕大的乳房完全盖住。
    就把孩子递给了公公,魏喜接过孩子的时候,那没有完全掩盖住的肥白乳房。
    就那样明晃晃的在他眼前晃悠着,他自己不知道怎幺回事,竟然舔了一下自己的嘴角。
    看了看公公怀中的儿子,离夏笑了笑走进了卧室。
    取出吸奶器把乳房中肿胀多余的乳汁挤到杯中,然后走出卧室,把它放到冰箱中,然后又回到沙发处,和公公一起陪着孩子玩耍起来。
    早点睡,明天还要上班,建建你说的要出差,这回又要去哪里啊?魏喜对着厨房里的儿子说道。
    哦,这不上周公司给他们把设备弄了过去,我要过去辅导一下,把一些技术性的东西带过去。
    宗建抹了抹手,来到了父亲身边。
    多长时间啊?魏喜关切的问着,宗建想了想说道少则一周,多则半个月,这个说不准的。
    ,这个时候,离夏托着孩子从卧室里走了出来,说道。
    爸,你就踏实的在这住着,就当帮我们看孩子了,宗建这个工作啊,时不时的要跑来跑去的,他负责技术项目,离了他还不行,这也没办法。
    ,魏喜点了点头没再问什幺,继续看起了电视。
    没一会儿离夏从卧室走出来,端了杯水递了过来。
    爸,喝点水,一会儿你也睡吧。
    ,离夏关切的说着,恩,我睡得晚,看会儿电视,你们睡去吧。
    接过水之后,魏喜继续坐在那里看电视,离夏扫了一眼电视,就悄悄的回房休息了。
    电视里。
    女人因为涨奶导致心烦意乱,裸露的旗袍丝毫无法掩盖的娇躯,被家中的一个侄子看到,最终那个侄子和这个女人发生了关系。
    电视剧中的女人。
    那旗袍薄衫里凸起的乳头清晰可见,看到这里,魏喜深深的吸了口气,心中一股难以掩饰的情感。
    迅速的弥漫着席卷而来。
    他感觉到自己有些把持不住,心理不由得暗自起急。
    你说说,憋了好几天了,可这是儿子的家啊,你说说,哎。
    ,老人不时的看了看儿子紧闭的房门,心理叹息着很不是滋味,尤其是看完了那经典的催情一幕之后,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女演员那鼓胀胀的奶子。
    渐渐地变幻成了给孙子喂奶的儿媳的硕大奶子。
    这个倒更真实一些。
    关上电视机,魏喜小心翼翼的又巡视了一眼儿子卧室的门,然后双腿不受控制的走进了卫生间,悄悄的关上了卫生间的房门,在黑暗里,他把大裤衩拉了下来,那一瞬间的舒展,下体那早就涨得硬硬的东西。
    竟然以弹簧的形式嚣张的弹了出来。
    紧紧的闭上双眼,他的呼吸都有些急促,右手握住自己那雄伟的阳物,轻轻的撸动起来,粗大的龟头缓缓的从包皮中褪了出来,一下一下的滑动着,他的脑海中闪现着刚才那个不知名的女演员的身影,那凸起的奶头,那幽怨的眼神,那双手无助的托起肥涨难耐的乳房,慢慢的那个女演员又变成了儿媳离夏。
    老人叹息声中忍不住的继续套弄起来。
    迷迷糊糊中,离夏感觉孩子在动,她侧身看了看孩子,用手探向了孩子的下身,湿漉漉的,难怪孩子不老实呢,原来是尿了,离夏给孩子换完尿布,轻轻的打开房门,拿着尿布,向卫生间走去。
    离夏只穿了个蕾丝小内裤。
    连乳罩都没有带。
    两个白皙皙的大奶子就吊在胸前。
    她睡眼惺忪的打着哈欠,轻轻旋动着卫生间的门把手,随意开个口子就滑了进去,又随手把门带上。
    凭着感觉,离夏把芥子甩向了盆子,向前正要拉下蕾丝小内裤准备解手,裤子刚刚拉倒一半。
    忽然撞到了一个什幺东西,吓了她一跳,慌张中,她顺手摸开了卫生间的灯,被眼前的一幕给弄的惊呆了。
    竟然忘记了提上裤子。
    任凭自己的阴部就那样的裸露着。
    离夏发现自己的公公正站在那里,赤着下体有些迷噔噔的,两人都傻了,离夏反应的还是比较快的,她赶忙提上裤子退出了卫生间,心理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,刚才自己光着上身。
    小内裤被拉在膝盖上面。
    浑身就如同赤裸着一样。
    被公公看了个正着。
    可是。
    公公的反应就没有儿媳妇那幺敏捷了。
    他正在闭着眼睛用手撸动着自己的阴茎。
    由于是太忘情了。
    儿媳妇进来的脚步声他都没有听到。
    直道被灯光刺激到了感官。
    他才睁开了眼睛。
    看到了眼前的一切。
    可是他就像傻了一样。
    愣愣的站在那里。
    竟然忘了停止自己手的动作。
    直到儿媳妇退出卫生间。
    他还在那里一下一下的耸动着。
    站在卫生间外面。
    离夏身子轻轻的抖动着,困意也没了,脑海中不停的转悠着。
    公公这是在干什幺?这是在干什幺?那个暴怒的东西。
    虽然被公公的手挡着。
    还是被自己看到了。
    黑乎乎的一片。
    自己的下面也被公公看去了。
    。
    离夏虽然自己在问着自己。
    可是他心里明白。
    公公是躲在卫生间里自慰。
    是在打手枪。
    说来漫长,其实从离夏走进卫生间,这一系列发生的事,都在一瞬间就过去了。
    卫生间里的魏喜被儿媳妇撞见之后,儿媳妇虽然退出去了。
    当他明白过来是怎幺回事情。
    他真是苦不堪言,没想到夜深人静的时候,自己的儿媳妇会悄无声息的进来如厕,自己那丑陋的一面。
    居然让自己的儿媳妇看了个满眼,自己这老脸往哪里放啊,懊恼、悔恨、自责、羞愧、尴尬。
    种种感情复杂而纷扰的纠缠在脑海中。
    还不仅如此。
    儿媳站在马桶前。
    竟然还是裸露着整个身子。
    自己虽然没有看清楚。
    可说出去也不好听呀。
    唉。
    最后魏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望着那疲沓了的阳物,叹息了一声之后。
    急忙穿好裤子,走了出来。
    恩,哦,你,你还没走。
    魏喜尴尬异常的低着头。
    不敢看离夏的身上,心里说。
    儿媳怎幺还没有走开。
    离夏也是万分尴尬。
    因为尿憋得很急。
    还想如厕。
    就等在卫生间门外。
    竟然忘记了自己还光着上身。
    由于卫生间外面没有灯光。
    他也没有注意。
    公公打开了卫生间的们。
    灯光照了出来。
    他才发现自己还光着身子呢。
    恩,这不,孩子尿了,换尿布,我也想接个手。
    就。
    一边说着,一边急忙逃进了卫生间。
    恩,那你用吧魏喜低着头不敢直视,又犹豫心情紧张。
    也没有看清离夏没有穿衣服。
    在关上卫生间的门的一刹那,离夏感觉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。
    进了卫生间后。
    拉下了小内裤。
    离夏一屁股坐在了马桶上。
    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    把手捂在了自己的脸颊上。
    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烫手。
    尿完了好半天。
    他才把手拿下来。
    看着自己的身上。
    又羞又臊的。
    心里想。
    自己这个样子怎幺出去呀。
    公公会不会还在外面。
    可是也不能老待在这里呀。
    又一想。
    刚才纯属意外。
    公公也很尴尬。
    可能早就逃回卧室去了。
    于是。
    离夏关了卫生间的灯。
    拉开门先探出头去看了看。
    果然外面没有人。
    离夏用手抱着自己的乳房。
    赶紧跑回了自己的房间。